爻森:“……宝贝,你吃那么辣真的没事吗?”入场之后,两人找到位置坐下。两个座椅中间的扶手不高,爻森可以轻松伸过手去,抓住邵涵的手。邵涵总说不过爻森,只好点头。一向自来熟的出租车司机也许是被车内这气氛给感染了,这一路居然眼观鼻鼻观心,一句话都没有说出来打扰他们。两人先打车去西环路,路上邵涵时不时地就转头看一下爻森,最后还是忍不住道:“爻森,你除了失眠还有什么其他不舒服的地方吗?”“什么?宝贝?”爻森好笑道,“你是因为这个吗?”邵涵不再拒绝,爻森的围巾暖烘烘的,直把他的耳朵烤热了。邵涵不再拒绝,爻森的围巾暖烘烘的,直把他的耳朵烤热了。王宇锡差点被薯片噎死。

邵涵发誓爻森是故意的。爻森立刻给他蓄满了一杯水:“我说吧,都呛着了,快喝点水。”“那我以后睡前给你打电话?”“宝贝?”电影开场之后没多久,影厅里尖叫声便开始此起彼伏。爻森心里没太多感觉,心不在焉地有一搭没一搭地看着电影阴暗恐怖的画面,手指轻轻捏着邵涵的手。看见邵涵的小动作,爻森轻轻笑了笑,拉着邵涵走出了大门。“好了,我闭嘴。”爻森失笑,却在心里隐隐体会到了合法对着男朋友开车的乐趣,故作委屈地摊开了手掌放在扶手上,恳求道,“放上来吧,真的不动了。”王宇锡差点被薯片噎死。

邵涵凉凉地暼了他一眼,一动不动。邵涵:“你戴吧,我不冷。”爻森穿着短款的白色羽绒服,羽绒服下是一件整洁的黑色衬衫,衬衫外面还套了一件灰色的圆领毛衣。下身穿着修身的黑色休闲长裤,外加一双深咖色的短靴。入场之后,两人找到位置坐下。两个座椅中间的扶手不高,爻森可以轻松伸过手去,抓住邵涵的手。“有我会说的。”爻森知道邵涵是担心自己,心里顿时十分熨帖,“年前俱乐部会体检,到时候缺什么补补就行了。”邵涵抬起头,却忽然发现爻森的眼周有些黑眼圈,看上去最近睡眠有些欠缺。邵涵有些担心地蹙起了眉头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爻森的眼睑:“最近失眠又严重了吗?”两人吃完饭后爻森买了两瓶凉茶用来降火,边喝边去了电影院。他们买的是最近新上映的一部外国恐怖片的票,据说看过的人回去都开了三天晚上的灯睡觉。他俩的票买在影厅后排靠左的位置,周围没什么人。看见邵涵的小动作,爻森轻轻笑了笑,拉着邵涵走出了大门。

上一篇:人社部少:明年国企报问改制将试面薪酬分派好别化

下一篇:中国5年去新删6500万失业岗位 堪比法国总死齿

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